抚平每一盏干瘪的秋天的欲望。

View text
  • 1 week ago
  • 1

有时并不觉得美杜莎是恶女。
如果罪恶之一是源于对不公的报复的话,那么也许她是。
但这样,她又错在什么呢?

人人都是刽子手,
人人都将被歌声吸引,变成石头。

View text
  • 1 week ago
  • 1

一边哭一边给电话那边的人说我没事我挺好的,这样的人我最看不起了。你要是真坚强,就自己一个人哭,别把怂的一面给别人看。你要是真需要,就把这种懦弱和诉求传达给别人,直接的表达出去。先软弱后坚强,别人的同情心又没有开关。

View text
  • 1 week ago
View photo
  • #吃货 #吃到地老天荒 #嘛嘛再给我一杯抹茶
  • 3 weeks ago

同样一首《Bella Ciao》。Aniya Lane迷幻民谣暗潮嗓显示了澳洲人民文艺的属性,红军合唱团的大舌头美声合唱嗓则充分展示了苏联人民假正经真逗逼讨喜的天赋。

View text
  • 3 weeks ago

不做愤青很多年。

View text
  • 3 weeks ago

02:49

想去你的画展,你的摄影展,
想从背后抱住你,


然后逃走。

View text
  • 3 weeks ago
  • 1
View photo
  • 3 weeks ago
  • 31

讲姻缘啦。你看,你发挥失常,是因为你的Numen发现它不适合你及时刹车啊。不然以后还是要离婚的 。

R
View quote
  • 4 weeks ago
  • 我:考失利了。文综比平时水平少了40分。不仅上不了北大,连我一开始放弃保送的复旦都上不了。
  • 你:干,随便上个就好,你再失利也至少重点啊!
  • 我:三年来最低分,拿到分的时候我腿软到站不起来。
  • 你:你是不是想复读然后杀进北大?
  • 我:貌似现在只能这样了。
  • 你:你没想出国?
  • 我:想了。。。还在考虑。
  • 你:出国!移民!不屌这破地方!
  • 我(心念念):然后我就这样要稀里糊涂地申请University of Toronto的earlier offer和备考SAT了。 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因什么而转折。对北大的信心百倍和现在的TOEFL教材。 总之。 不在绝望之余放弃一切冲动。
View chat
  • 4 weeks ago

看着自己。

溺在网络上的我常常处于迁徙之中。
来Tum了一年半。比在饭否和blogbus的时间短,比在胶囊日记的时间长,和在tap个站的时间一样。
对于我来说,Tum更像一个离群索居的地方。看到简体字的机会也很少,却也一直感到融洽。除了加载龟速以外,很难挑出缺点。
想要更换记录之处的心情,也的确有厌倦的成分在,虽然听起来是有些缺乏持久。但似乎一开始进入某处,就有种大概自己很难在这里呆很久的感觉。至今,除了进入豆瓣和饭否时有持久感,别的都隐约觉得难以维继。然而说来可笑,这两个又都是因为MQ才上手。
想要改变,推倒,重头来过,想要打破僵局,找回表达欲,体验新鲜感。暴露了性格中的种种缺点,比如好强而自卑,多言却空虚。我也许根本不具备耐性和安分的本领 。
无法在哪里找到归属感。油墨试卷的触觉,偶尔拥堵的老桥,交汇的沙澧河,浓重的中原口音,鼓楼城墙的厚重,姐姐家孤单的宠物犬,两年没调音的钢琴,二战中幸存的大提琴,淡粉色的单程车票。我从未体会到过“我属于这里”,也从未感受到“我应该留在这里”。
害怕把外物对我的信赖搞砸。害怕我所寄托的和寄托给我的始终难以兑现。
不以己悲,应以物喜。
说不定也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崇高境界。

View text
  • #life #lie #writing
  • 1 month ago
View photo
  • 1 month ago
  • 1
x